返回 最新 加書籤 排行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初道修仙第二百零六章 無言戰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華初很激動,她表示誓劍峰弟子呀,她終於見到活的了!

    誓劍峰算是昆吾宗中一個很特殊的存在,特別神秘、特別兇殘、特別好戰。

    它是宗門中所有劍修的傳承之地,雖然說修真者以劍為武器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能稱之為劍修的卻少之又少。

    誓劍峰的傳承也是一樣特別,只有那些劍道天才才有資格拜入誓劍峰,才有資格被稱為劍修弟子。

    修習劍道不能算是最苦的修行,但那些劍修們絕對是最為勤奮刻苦的修士。他們很少走出誓劍峰,不過只要是從裏面出來的弟子無一不是宗門中戰力拔尖的天才。

    所以,在之前的宗門大比中根本沒有誓劍峰的弟子參加,即使不屑也是不必,畢竟若是那幫視劍如命的瘋子站出來,想必什麼宗門第一什麼宗門精英都沒有別人什麼份了。

    如今看到這位膚白貌美大長腿的美艷御姐,華初感覺她有點方。這與她想像的那群兇殘好戰的瘋子差距是不是有點遠!

    「這些日子我在屋內憋的十分難受,本以為就要這般憋悶兩個月,不想今日剛剛出來就聞到這股甘醇的酒香!有如此美酒陪伴,看來今後的路程並不算那麼難熬了。」

    東野旒姮半躺靠在憑几上,又拿起了一瓶酒對口喝着,這回的酒沒有喝的那樣豪邁,而是一小口一小口的仔細品嘗。

    看着對方慵懶愜意的姿勢,華初也不禁生出了幾分倦意,同樣靠着靈舟內壁,手中拿起靈果咔嚓咔嚓的咬着。

    「東野師姐說的不錯,在出發之前家師特意交代過華初,要緊跟宗門隊伍不得亂跑,不然我還真想偷偷溜出去獵殺些妖獸或探尋些古蹟,總比百無聊賴的呆在靈舟中肆意的多。

    東野旒姮聽後眼睛一亮,對華初說道:「不然我們一起偷偷溜出去吧!」

    她心底擔心華初不敢違抗師命又蠱惑道:「我有不讓他人發覺的辦法,咱們如今趁着夜色偷溜出去,再趁着沒人的時候回來,不會被人發現的。再說,若是被人發現了,我就說是我逼着你出去的,不會讓你吃瓜落的。」

    華初被她說得相當心動,畢竟任誰在這靈舟中呆上幾十天都會憋悶壞的。

    於是華初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說道:「無礙,就算發現了我也會與師姐一同承擔的。」

    兩人相視一笑,像是兩個要逃課的學生一樣默契十足。

    接下來一連好幾天,華初和東野旒姮都會偷偷溜出去,比試也好狩獵也罷,在外面玩的不亦樂乎。

    這樣快樂的日子直到被奉月逮到。

    奉月也是在屋內呆了許多天憋得發慌,才站到靈舟甲板上吹冷風。

    就在黎明前的涼風將自己的頭腦吹得異常清醒時,他發現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順着靈舟邊往上爬。還以為是什麼賊人膽大包天竟敢偷溜進昆吾宗的飛舟找麻煩,結果就看到一張略微眼熟的臉和一張特別熟悉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

    華初與東野旒姮剛出去浪完回來,還在小聲的嘀咕着什麼時候兩人相約再一起去探探今天發現的那個小山谷,就對上了奉月似笑非笑的眼神。

    華初只覺得自己手下一滑,差點從高速飛行的靈舟上掉下去。然後,整個人就被抓着胳膊提溜到了靈舟裏面。

    看着兩個因為趕路太快而雙頰有些紅潤的小姑娘,奉月無語搖頭,然後用異常溫柔的聲音對着華初說道:「不知道這外面發生了什麼要事,讓師妹不顧師叔的告誡執意私自外出呢?」

    華初老臉一紅剛要解釋,東野旒姮便在一旁嘴快的承認一切責任,「奉月師兄千萬不要責怪華初師妹,是我想出去玩耍,才執意拉上華初師妹的。你若有什麼不滿盡可對着我來,我東野旒姮做事不需要別人背鍋。」

    華初立刻搖頭道:「沒有的師兄,

豪婿臨門王銳衛清怡 簪纓世族 重生後皇兄們都求我登基 上門豪婿王銳衛清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語言選擇